Friday, May 9, 2008

“玄关踏脚垫的一般论”

最近在重看村上春树的书。在《计程车上的吸血鬼》这一篇里,读到“如果能像玄关那块踏脚垫一样,躺在那里过一辈子,那真是太棒了”的时候,真是觉得这样的人生很不错。

从尼泊尔回来之后总是特别懒散。我不知道是不是尼泊尔奶茶喝多了喝成这样(现在每个星期天早晨去吃早餐喝奶茶成了我一个星期内最期待的事)。即将远行,我却还是懒洋洋的样子。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所以昨天开始我就忙碌的打电话预约,积极点开始安排行程。今天打了一整天的长途电话,广东话、华语、英语交替,讲到自己的脑筋和舌头都快转不过来。发了一大堆的公函和传真,还有不断的回电邮。最后差点把斐济和大溪地搞混淆了,写着电邮竟忘了收件人是谁。

百忙中我望着电脑荧幕出神,然后幻想自己是玄关那块踏脚垫,一动也不动的,多好。


*图:摄于2008年2月22日。在加德曼都醒来的第一个早晨。

5 comments:

衍豪 said...

尼泊爾奶茶喝多了只會讓人一天想喝三杯,如今要是有人可以捧一杯加了薑的尼泊爾奶茶到我面前,要我把玄關踏腳墊吃下去也行.

onlyYesterday said...

左眼你不要再说了。
我现在只能用星期天的teh c来骗自己。

衍豪 said...

如果妳喝過土耳其的蘋果茶,可能也會有同樣的癓狀,並且連可以用來騙自己的替代品都沒有,那才是有夠慘...

onlyYesterday said...

没听去土耳其的同事提过。要问问她。
只记得她买回来一大堆甜到腻死人的甜品最后大家都不敢吃。

衍豪 said...

確實沒錯 那是唯一不甜的 酸酸甜甜 才顯示出那甜的值得 太甜的 都像土耳其男生的嘴巴 一點也不中用 雖然 我也覺得再平凡的黃皮膚女生到土耳其都被稱作可以去選美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