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0, 2008

我的父亲母亲

今天傍晚逛完书店时准备要回家吃饭,收到爸爸的求救电话,他把车钥匙锁在车里,人在公司的停车场。我这个福建话说得支支吾吾路也忘得七七八八的烂槟城人,已经不太确定怎样去爸爸的公司,所以就兜回家载妈妈一起去接爸爸。

一上车就感受到妈妈火药味十足。妈妈从年轻到现在火爆性格从来没变过。我们从小就很害怕吃东西弄脏地上,喝水打翻,洗碗打破之类的意外发生,因为必定会招来妈妈的责备唠叨。妈妈上车不久后就开始抱怨爸爸怎么如此粗心大意。这完全在我的预想中。于是我就展开我的哈拉本色,讲些故事给她听。首先举例我自己也有类似的乌龙经验,然后看她怒气还未消,再讲一下我那【惊喜先生】的多次糊涂经验。终于妈妈笑了。

去到爸爸公司时妈妈的怒气已经逐渐平息。爸爸在公司外等我们。他背着光,我们看不清楚他的脸。单看身影,我和妈妈差点认不出他。爸爸瘦了很多。胖了大半辈子这阵子因生病而瘦下来,我看了心很疼,相信妈妈比我更难过。

把后备钥匙交给爸爸后,我们母女继续开着小车回家。路上妈妈埋怨爸爸身体没以前好了怎么还要如此操劳。我知道妈妈是心疼担忧。越是在乎,情绪就越容易受波动。长辈都习惯把爱藏在心底,一开口关爱都化作一些责备的词句。

我也从来不当面跟爸妈说我有多爱他们。我们一家人一直都这样默默地爱着彼此。

2 comments:

steve tan said...

朱自清的背影再现。

amanda said...

好好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间~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