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0, 2008

真的要过年了

这几天刮起了北风。就是那很饱的,微凉的北风。那天穿着宽松的连身裙,走在路上,风都灌到裙子里了,整个人胀鼓鼓的变成一个球。

早上走路去吃早餐的时候,凉爽的北风把整个人吹得精神起来,然后心情也好了起来。

那天吹着北风我对朋友说,刮北风就代表离过年不远了。小时候当北风吹起时,外婆就开始在老房子的天井挂起腊肉腊鸭腊肠。过年前就将腌制风干好的腊肉腊鸭腊肠分给妈妈阿姨舅舅。过年菜市场餐馆休市,妈妈在家里蒸了腊味就可以下饭了。香喷喷的腊味饭。

很多回忆跟味蕾是紧密相连的。

礼拜就要过冬了。没得回家,我很想很想吃好吃的姜汁汤圆啊。

7 comments:

冰块 said...

dalgama明天过冬吧。腊肠,哈哈。。妈妈不准我们吃,因为妈说腌制食物不可吃太多。大概10年没吃了。冬至,没回家,也搓搓汤圆来吃吧。不然,会有些幽幽的情绪。真的,要过年了。不知道为什么, 2009年/牛年,好像来得特别早。冬至,别太想家。

冰块 said...

咦哟,竟将密码打进留言箱里。第1 句像魔法术的术语可以不理它。

小涼 said...

還記得有一年我們發現臘鴨生尸蟲嗎?
哈哈哈,好噁心。

薑汁湯圓我幫你吃掉你的份兒。

平凡女 said...

冬日快乐!
刚吃了汤圆,可是怀念的是婆婆的汤圆,只是婆婆的汤圆是永远都不能吃到了。很想念。。。

蝋燭の芯 said...

第一次吃不是纯糯米搓出来的汤圆,很甜。
这里也风萧萧的,吹得很劲。这么晚了外头的风声还很响。

onlyYesterday said...

各位朋友,
冬至快乐!
冰块:
你不说是密码我都不知道那是密码呵呵。

小凉:
记忆可以选择记住美好的而已。我选择忘掉虫记得腊味的美味你就别来提醒我了。只有你陪妈妈搓汤圆,你多吃一点吧哈哈哈。

平凡女:每逢佳节倍思亲。要快乐呀。

蝋燭の芯:你会回来过春节吗?

蝋燭の芯 said...

会的,机票都买了;正殷切地期待着春节的到来呢:)
你什么时候离开狮城回去老家?
看看过年之前有没有机会见面,想见见你和蜡烛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