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4, 2009

來自沙漠的朋友,你好

虽然说这里四季如夏,但是每到四月中旬,天气開始越來越悶熱。
我像從冰箱取出的巧克力,慢慢融化,黏糊糊的狼狽不堪。
那天外出回到公寓,在電梯裏汗流浹背,感覺快熱昏了。
轉過頭忽然發現站在角落的一個女生,
穿著一件Tshirt,外搭一件粉紅色長袖外套
還有一把長髮貼在背後
表情很怡然自得。
哇竟然耐熱到這種程度。
這幾天晚上熱到快瘋了。
據説心靜自然涼。
我只有畫畫時心才能靜下來。
一畫完又開始覺得熱了。
天啊,我真不敢想象5月的太陽。

6 comments:

Wu Ai said...

很可爱。你是用电脑还是手绘?

onlyYesterday said...

最近用手繪。比較好發揮。電腦我以前用paint,比較受限制。

Cailyn said...

我看了你的画有很多感触, 画中有意.

花盆里的植物是代表你吗? 你帮它去名字了吗?

我经常都有来你的BLOG, 我喜欢看你写的文章.

Cailyn said...

抱歉! "取" 名字才对. :)

onlyYesterday said...

Hi Cailyn,
歡迎你來。
那棵怪植物可以是我的一個化身吧。
暫時沒有名字。
因爲想不到喜歡的名字。
大家都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叫它。
也有人看了跟我說,
不需要名字。
因爲寂寞,不需要名字。

Cailyn said...

我不觉得那植物很怪,我觉得它很可爱。

我也有自己的BLOG,我将会把你的BLOG ADD去我的连接里以方便阅读你所写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