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4, 2009

21-08-09 ~23-08-09

外公葬礼的情节我记不起来。没搞懂的事情我总是很难去记住,我不知道仪式上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有什么具体意义,在我看来那也不全是宗教,而是文化成份居多。文化流传了那么多代,难免演变成盲目传承。

道士从傍晚开始念诵经文,披袍挥剑,敲锣打鼓声震耳欲聋。我一句经文也没听进去,跪坐在地上,握着香,晃神,或者想一些和外公有关的事。外公生前是一个沉默的人,我对外公的回忆,都是很静态的。比如外公中午洗完澡后穿上整齐的衬衫和短裤,总会拿一把小梳子,站在大衣橱的全身镜前专注地梳头。外公扫地。外公看报纸。外公睡午觉。外公饮茶吃点心。外公静静坐在一角。外公会希望有一个那么吵闹的葬礼吗。

我一直相信外公离开后能得到真正的自由。离开养老院,离开那瘦弱的身躯,离开子孙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外公年幼丧母,其他同父异母的弟妹众多,感情疏离,外公孤独,为人沉默寡言,与世无争,默默过日子。我从来不知道外公有没有自己想过的人生。他生长在一个没有选择权利的年代和家庭。等了80载,这一刻他终于自由了。因为相信外公自由了,我一直在心里默念外公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去你想去的地方,一路走好啊外公,这样我真的不觉得哀伤了。

道士用几张塑胶椅子接在一起,连成一座桥,桥上立着10张卡,每张卡上画了一个神像,一张卡等于一个关卡。道士念一段经文,我们所有子孙后代就要叫外公过桥。5岁的表外甥大声地喊外太公过桥,重复地喊。一个胜杯可以取走一张卡,也代表外公可以往前一关迈进。那一刻我忽然相信外公真的在过着桥。而走到桥的另一端,外公就自由了。

妈妈家族里成员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聚过。大舅二舅小舅大姨二姨小舅的子女也几乎都到齐了。印象中长得很高的表哥现在看起来也没很高,小小的表弟表妹却忽然长得比我还壮。如果不是今天这一聚,在路上碰面我想我们都只把对方当擦肩而过的路人。我们这些曾是大人眼中的“小孩”,如今个个脸上看来也都有些故事了。生命啊就是这样一路走来。

我们在火化场的大玻璃窗前,看着外公棺木送到焚化炉内。铁闸关下那刻,妈妈和阿姨们都哭了。那么匆匆一督我们就和外公永别了。我只来得及和外公说了一声再见。再见了外公。

3 comments:

梅花鹿 said...

因为不了解,人才会感到恐惧。

了解后,就不恐惧。

为死亡感到恐惧,是因为我们处于对死亡的不了解。

相信死亡是一个开始,自然一切不觉恐惧,也少了哀伤。

虽然我们不了解死亡的真相,只要相信,就足够了。

别不开心,路还长,我们还可以慢慢走,好好过。

onlyYesterday said...

Anonymous said...

My condolences, but I am sure your grandfather wants all his grandchildren to live happily, especially when he looks down from he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