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Talentime



新加坡电影院 Cathay Cineplax Cineleisure Orchard办了一个Yasmin电影回顾展。
那天下班之后我准时到了电影院,去看回顾展的第一部电影——Talentime。
小小的电影院里坐满了人。
电影院负责人说那天在网上开放订票,不到半天,票就卖光了。
那天观众席里除了有Yasmin的影迷,
还有Yasmin的朋友,亲人。

当中最亲的,是Yasmin的妹妹——Orked。
我从来不知道在Sepet和Gubra里头女主角的名字,
原来就是Yasmin亲妹妹的名字。
Orked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
她拿着稿子,代表Yasmin致辞。
一开口却哽咽了。
全场静默。
负责人过去扶住她的肩膀,问她还好吗还能致辞吗。
她抽泣着,却坚定的说我没事,我能。
然后她开始念起稿。
一字一句,那么艰难,却那么真诚。
除了要感谢很多很支持Yasmin的朋友外,
她也说起了Yasmin和家人的故事。
Orked说,Yasmin拍电影时,总希望电影能带给人启发,希望,和爱。
拍第一部Rabun的时候,是给患上糖尿病的父亲。
拍第二部Sepet的时候,是给心脏出了问题的母亲。
Yasmin觉得她的电影能带给父母慰藉和欢乐。
Yasmin最大的梦想,是在Langkawi的稻田中央,给父母建一间房子。
而她已经做到了,两老目前就在那片绿油油的稻田里生活着。
Yasmin还给母亲买了一条船,因为母亲很喜欢钓鱼。
每一次母亲出海钓鱼的时候,晕船的父亲也总是坚持陪着。
他就躺在船上,等着等着,然后问:Ada ikan ke?(有鱼吗?)
Orked笑着说起这些故事,这些生活故事多么像Yasmin电影里的情节啊。
Orked说她看Talentime的时候,
问Yasmin:你希望观众怎样记住你?
Yasmin回答:观众不需要记得导演,观众要记得的是这部电影怎样启发了他们的人生。

那一晚,大家不止记住了电影,当然也记住了Yasmin。
电影院里的感觉很好。
每一个人跟着电影剧情欢笑,流泪。
电影结束后,掌声热烈响起,向这一位我们永远怀念的导演致敬。

而我也会记得,
那长长的走廊,随风摇曳的枝桠,和美丽的古典钢琴配乐,
这一切都是Yasmin在每一部电影里留下的永恒诗篇。

7 comments:

敏子の -零- 距离 said...

i wish i was there

潇洒走一回(少俊) said...

Sepet 让人窒息

onlyYesterday said...

敏,
馬來西亞自己竟然沒辦回顧展。唉。

少俊,
看到最後一幕,orked念出那封信的時候,有沒有哭?

敏子の -零- 距离 said...

有沒有辦法,問問看誰會想辦呢?

harriet aka 晴 said...

我在看完GUBRA,再进去看SEPET的时候,FUNERAL广告出现时,我突然想起Yasmin;那个曾经在我们看MUALLAF后在前面致词然后让我的眼泪一直一直掉的,那么可爱的导演。然后我的泪就掉了。我真庆幸自己曾经看过她。因为看过她本人,你就更能体会电影里的希望,爱与原谅。
----
GUBRA带给我的悸动超过SEPET。虽然SEPET也真的很好看。
----
SJ,窒息的是许冠杰的歌吧?哈哈。
----
随祝:出走愉快!

stevetan76 said...

Indeed a great loss to our nation.

She has done more to foster racial harmony than all the politicians combined.

onlyYesterday said...

晴,
如果那天你来首映,我看会更加倍怀念她。你可以感受到全场的观众,她的朋友亲人对她是多么的不舍。

steve,
看她的电影时,就像站在局外看马来西亚,那么真实和清晰。每次看完,整颗心总是温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