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8, 2008

洗澡洗到地老天荒

洗完了澡。忽然发现猥琐男的歌声在洗澡间外飘荡。
我心里不断祈祷。请你快点快点离开。
然后我听到他吹起口哨。愉快地在洗碗槽那里洗着饭煲。

我开始在脑中预想我出来时的尴尬情节。
[我偷偷摸摸拿着想要丢的卫生棉出来。首先需要跟他说声“借过”。然后要迅速地将“垃圾”丢到洗碗槽下的垃圾桶。照他的白目加客套性格,他可能好奇地问什么来的啊然后再热情地说让我帮你。一只手马上伸过来抢走我的“垃圾”。]

想到这里,我还未擦干的身体竟快要冒出冷汗。我在洗澡间里徘徊,储存走出去的勇气。洗澡间和洗碗槽的距离竟成了最遥远的距离。最后我只好扭开花洒,再继续边冲边等,等猥琐男离开。当我的手指头都已经皱得像80岁阿婆的手指头时,猥琐男的歌声终于渐远。我有点鬼祟地走出来,然后迅速地将“垃圾”丢进垃圾桶里。

今天洗澡竟有种洗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猥琐男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我的生活圈?我只能日夜不断祈祷。

3 comments:

steve tan said...

哈哈,他猥琐,你畏锁

- YQ - said...

请不要幸灾乐祸:)

臭虫 said...

终于走完你新家.

如果是我,若无其事在他猥琐的睁大眼睛目光下丢给他看,然后讲:没看过啊三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