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08

九龙皇帝

今天在[第一页]书店里买了2本书。看了2本超精彩的摄影集还有1本陶杰和钟燕齐写来向“九龙皇帝”致敬的书——《九龙皇帝:The Art of Treason》。书中除了写一些“皇帝”的生平事迹以及作者与“皇帝”的情谊外,也顺便骂一下香港政府每天喊着要发扬本土文化,却做了许多愚蠢的事将香港色彩极浓的一切慢慢捣毁。

* 图:皇帝叫曾灶财。双腿行动不便的他,常常可以耗上几个小时站在烈日下写大字。*

“九龙皇帝”在2007年已经过世了。喜欢他的人尊称他为高龄的街头艺术家。其实大家也不知道他到底觉不觉得自己在创作,有人认为他只是一个精神有问题又喜欢满街涂鸦的怪伯伯。他留下的作品已经所剩无几。一是因为很多在墙壁、柱子、电箱等的涂鸦已经被政府清除,二是他自己的小窝遇上了火灾,遍布在他家中的一切作品都烧光了。很遗憾我两年多前去香港时还没有听说“九龙皇帝”的事,所以即使去了九龙,也没去找出他的作品看看或拍照留念。

街头涂鸦者对“九龙皇帝”都十分尊敬,但是也有书法家抨击他的作品难登大雅之堂。不过“皇帝”的涂鸦作品曾于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是至今唯一一位获展出作品的香港人。文化界人士梁文道认为这“绝对是香港人的集体回忆,亦启发我们重新思考何谓艺术。”


天才与白痴本来就只一线之差,更何况艺术创作是十分主观的事情。香港政府原本也将他的书法当成涂鸦,但在“皇帝驾崩”后,政府则表示不会清除其他剩余的“作品”。所以你看,这种定义方式最简单,生前不值钱是涂鸦,死后增值就叫艺术作品。听说政府还可能要想办法如何保存剩余的作品。大家总喜欢不厌其烦的去印证“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是真理。

我站在那里看完了这本图文并茂的书。“九龙皇帝”和香港以及西方国家的创意朋友如时装设计师、玩具设计师、杂志等等大玩cross over的作品,从帽子、衣服、鞋子、甚至车子都有,实在精彩。最喜欢的莫过于“皇帝”在纯白色的复古“小绵羊”上写满了字。像书中说的,不管是什么体裁,只要提出要求,“皇帝”就会认真完成。不管他的作品被归类为什么,不管大家对他的精神状态有何看法,作者说,他们从“皇帝”身上学到了很多,其中一点,就是“坚持”。

*图:牛车水地铁站内陈瑞献先生的书法作品 *

看完这本书时我想起了[牛车水]地铁站内的柱子、墙壁和地面也有一些书法作品,当然那不叫涂鸦因为那是新加坡国宝级艺术家陈瑞献先生的创作。还好“九龙皇帝”没来过牛车水。要不他看到陈先生的创作后可能想来个比拼,即兴挥毫。如果真的在新加坡当街挥毫,看来“皇帝”将不会像在香港一样只是被带到警署问问话,最后还可以要求喝罐可乐才离开("皇帝"最爱喝可乐)。这里一切by law,管你是皇帝还是神,破坏公物的下场只有一个——鞭到屁股开花。

相比之下,香港的街头涂鸦者或创作者,会否觉得其实香港在鼓吹本土文化或艺术方面,其实还不是真的那么差呢?

5 comments:

梅花鹿 said...

说是奇人,其实只是我们都少一些东西...

最近看One Piece时,看到了一句话,有点感触..

套用一下...

“这不就是浪漫吗"..

onlyYesterday said...

梅花鹿,
请不要再沉迷One Piece了:)

蝋燭の芯 said...

牛车水地铁的书法,啊!曾经还几次循着陈瑞献的笔迹走了几圈,当时没舍感动,现在人在赤道以外,读你的文字,想起当时情景倒分外有感觉。

chao said...

咦,你不知道这号人物?
我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个人了哦!
在电视上看到报道有关这个人的事情。
我果然是超级电视迷,嘻嘻。

onlyYesterday said...

chao,
你要知道,我的生活里是没有电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