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2, 2009

嘿你復活了嗎?


復活節對我來説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不過今年的復活節是我在溫哥華逗留的最後一天。也是我這一年多來四處漂泊採訪的終站。我不知道接下來還有沒有飛行的機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變成一個不安于室的人。

這一年多始終像一場夢。一場奇異的夢。我知道我會無限眷戀和想念,在路上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和每一個不同的自己。

人生就是這樣,一個故事的終點點往往成了另個故事的起點。

昨天的我死了今天又復活了。你看滿街都是行屍走肉的人呢。我只希望今天以後,我不會變成一個活死人。

照片:
旅館附送早餐,每天都有熟雞蛋。我偷偷帶了2個回房,復活節最好玩不就是復活蛋嗎。
左上角:春天,右上角:寂寞看櫻花,左下角:Dream Catcher,右下角:自畫像。
很久沒有畫畫的結果是拿起筆想不到畫什麽。結果畫的都是這個星期眼睛看得最多的東西。

4 comments:

敏子の -零- 距离 said...

哦,原來昨天是我和你同在一個time zone的最後一天噢。。

阿賴 said...

妳不會變成一個活死人,但肯定會變得不安于室。愛爾蘭是我到過的第十四個國家,但我想去的地方依然還有太多太多。

onlyYesterday said...

敏,
我們不同time zone也常遇見的,哈哈

阿賴,
加拿大也剛好是我工作到過的第14個國家。
我也知道有很多國家我想去。歐洲我一個國家都還未踏足呢。

tige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